海果汇专家谈贾跃亭步了袁明的后尘

    更新时间:2018-01-01 00:21:25 浏览量:

  乐视控股官方公众号乐视生态的声明显示,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根据贾跃亭的申请,向顾颖琼发出临时禁令,听证会将在10月19日举行。

  声明称,美国西海岸时间9月29日上午,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根据公司股东贾跃亭申请,向顾颖琼发出临时禁令:

  对其通过微信账户不断发布虚假甚至伪造信息对申请人进行造谣、诽谤和攻击,严重侵害申请人及其家人名誉,以及跟踪调查等骚扰行为进行限制,即时生效,同时该禁令已经送达顾颖琼本人。

  2、禁止直接或间接接触贾跃亭,包括但不限于当面,打电话,公开或私人信件,短信、传线、禁止发表贾跃亭的家庭住址等私人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顾颖琼是美国易贝西雅图分公司软件的工程师。不久前,他在自媒体“顾颖琼博士说天下”连续发文透露贾跃亭的近况引来了后者的不满。

  此前,贾跃亭妻子甘薇和乐视控股已经分别发布声明否认了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信托,并表示已经搜集相关造谣传谣的证据,在中国和美国两地对其进行起诉,追究其法律责任。

  此次,乐视官方再发声明,“鉴于顾颖琼的行为已经严重侵害贾跃亭及其家人的名誉,并对贾跃亭为乐视控股所负债务尽责到底的不懈努力及对全球汽车行业的合法投资造成损害,贾跃亭将在中美两地对顾颖琼提起诉讼。”

  美国时间30号中午1点钟左右,顾颖琼收到法院传票,听证会将于2017年10月19日早八点半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复审法院(Superior Court of California)举行。

  所谓民事骚扰禁制令,是指若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被陌生人跟踪,骚扰,性骚扰,或恐吓 ,可申请长达3年有效期的民事骚扰禁制令让对方远离自己,住宅及工作地方。

  顾颖琼表示,根据法院文件,贾提出禁令诉求的理由是:贾跃亭因为顾颖琼发表的各种文章而精神抑郁,并且担心自己以及家庭的安全。

  顾博士在一个有七亿用户的平台上,发表文章,说非法获得了我的官方文件,然后认为我欺骗投资者,隐藏财产,逃离中国,直接导致了我的精神抑郁。

  顾博士说我是庞氏骗局,洗钱,欺骗中国投资者,从中国转移财产到国外,这些言论直接导致了我的精神抑郁而且让我很担心我家庭的安全。

  顾博士发假文说我1.洗钱2.欺骗投资者3.尝试从中国法律制裁中逃跑4.试图隐藏资产5.倾向于不同种族的员工。

  目前是在美国L1A签证,L1A签证用于跨国公司内部经理级高管或专业技术人员去美国分公司工作的工作签证。在条件成熟下,L1A签证可以提出EB-1C移民申请并获得绿卡。L1A签证转绿卡周期相当快。

  这也表明,贾跃亭确实又身在美国了。此前,乐视方面曾多次透露贾跃亭人在香港融资,8月9月也分别有媒体报道贾跃亭出现在香港。

  对于为什么一直在揭露贾跃亭的行踪,顾颖琼解释,我和他们两个(贾跃亭、孙宏斌)无私仇,不仇富,无需造谣,如果你们愿意,随时可以来告我。

  我只是感到很愤怒,我的祖国目前没有发展在正确的方向上,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有贾跃亭和孙宏斌这种人,把社会风气搞坏了。在中国谈人生理想割韭菜搞钱,在美国吹海风喝红酒享受退休生活。

  顾颖琼还表示,“技术上说,贾跃亭的钱马上就会很安全了,我们也就只能网上嘴炮一下了,但是我希望祖国人民以后再遇见这样的人和事,能笑笑扭头走开,不会再做这种人的韭菜。好运中国,好运中国人。”

  当年,持续近三个月的同洲电子股权质押爆仓危机终于以控股股东转让股权收尾。4月8日晚间,袁明通过仲裁的方式股权偿债,转让其所持有的1.23亿股公司股权,用以抵偿小牛龙行量化投资企业8.7亿元借款。

  小牛龙行将付给袁明补偿金和奖励金分别为3.3亿元和3亿元。股权转让后,小牛龙行成为同洲电子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同洲电子16.5%股权。

  公司原控股股东袁明则通过资管计划仍持有公司281.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8%。小牛龙行是小牛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重要关联方。对于深陷“爆仓苦恼”的同洲电子实际控制人袁明来说,终于有了一个很不错的结局。

  袁明找到了自己心仪的接盘侠,不至于爆仓的股权不知落到何处。袁明直接及通过资管计划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88%,其中约1.22亿股质押给国元证券。

  质押股份的融资警戒线元。现在同洲电子的股价是10.03元,国元证券已经发出了平仓的警告。袁明是个很谨慎的人,也不是第一次质押。

  从2014年以来,他对同洲电子的股权质押达到19次,不过每次数量都不大,均没有超过5000万股,如2014年4月质押给东莞信托算是比较大的,近3500万股,但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到了2015年,袁明风格突然大变,质押玩得特别大, 2015年2月13日,袁明将1.22亿股质押给重庆国际信托,这笔股权当时参考市值达到14.76亿元,不到3个月就全部进行赎回。

  袁明又将同等数量的1.22亿元股又质押给了国元证券。质押给国元之后,袁明遭遇了历史上最迅猛的股灾之一,券商提示爆仓风险,袁明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从2015年到现在,一共发生股权质押7千多起,涉及上市公司1400多家,有不少股票跌得临近爆仓线,同洲电子无非是第一例曝光出来的而已。

  有人会问,袁明为什么在2015年大规模质押股权,玩得这么大?要同袁明近几年来主导的同洲电子转型有关。

  海果汇专家认为,同洲电子原本是会“广电红利”最大的受益者之一。1994年31岁的袁明离开淮北电厂南下深圳创立了同洲电子,最初的业务是股票市场的LED屏,赚到第一桶金。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数字电视的推广,同洲电子开始转型生产数字电视终端设备,借着村村通工程,同洲电子的业务规模迅速壮大。

  1963年出生的袁明,21岁大学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了安徽淮北发电厂,与刘春峰一起在生技科从事计算机开发应用工作。

  刚到深圳的袁明,主要经营的是LED显示屏,随着数字电视的推广,同洲电子开始转型机顶盒,借助机顶盒的城市普及和村村通工程,同洲电子的业务规模飞速壮大。

  金融大鳄张光禄,深圳鹏程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证券交易所培训讲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本科、金融学硕士、美国美联大学管理学博士,中国注册会计师、中国注册资产评估师、高级经营师、司法鉴定会计师、高级管理咨询顾问。

  中国资本界资深会计讲师,金融讲师、创业投资讲师。十年大学教学经历,十年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证券上市业务经验。在组织策划公司私募融资,公司重组与上市,公司财务规范与内控管理体系的建设等方面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

  在金融大鳄张光禄的精心策划和包装下,2006年同洲电子上市,袁明身家达到13亿,进入当年中国富豪榜。

  上市的起点也是衰落的起点。机顶盒市场在这一年突然放缓。一个是机顶盒涌入了大量的实力厂商。尤其是电视机厂商和华为等IT厂商的涌入。同洲电子没有“护城河”,导致先发优势被削弱。

  2010年时运不济的同洲电子终于陷入亏损,机顶盒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风雨飘摇的袁明看到了机顶盒的瓶颈所在,痛定思痛,酝酿转型。

  第一个方向就是试水手机。2009年10月,同洲电子推出同洲E89EVDO商务手机,因为技术原因没有成功。

  刘春峰曾告诫袁明要寻找主攻的突破口,袁明却认为,是因为公司转型不彻底,仅仅是试水,而不是孤掷一注的改变。

  2014年袁明开始了极其激进的转型。转型的策略分为两点:一个是在自己的优势地带——互联网机顶盒上剑走偏锋。

  在DVB+OTT(电信网络、有线电视网络和计算机网络的三网融合)上,同洲电子希望通过整合有线电视和网络电视的形式,强化自己的产品优势。

  同洲两次在全国许多报纸同时投放大幅广告,高调发出“某米某视机顶盒,明天可能是你们最后一个中秋节”的挑战书,同时拿出了自己的DVB+OTT盒子——飞看盒子。袁明宣称要在两年内拿下1亿用户。

  但是在互联网时代,盒子只是通道,而不是制高点。内容才是真正的王道。袁明的“飞看盒子”卖点在推广策略上——用户只需缴纳99元押金和8元月租,即可免费领取售价499元的盒子。

  而不是内容上的“非看不看”。很快,飞看盒子陷入窘境。同洲电子又大张旗鼓推出了多屏互动手机。产品主打“甩甩看”“飞飞看”“说说看”等功能。

  同洲电子将手机绑定为智能遥控器的策略,但是,市场并不认可“手机变遥控器”模式。同洲电子又推出安卓手机飞Phone,但没太大亮点。

  袁明认准了手机是“入口”,2014年再推搭载自主操作系统960OS的4G智能手机,以自主知识产权和安全为卖点。在以iOS、安卓为主流的免费手机系统市场上,连微软联合诺基亚推出的Windows系统,尚且活得艰难,何况960OS系统!

  袁明的这些不成功转型的背后,需要大量资金。这个资金需求的节奏和时点,同袁明的质押股权规模是一致的。

  2011年4月份,袁明质押股份数仅占其持有同洲电子总股份的28%,至2012年6月份,该比例升至62.58%,当年10月份进一步升至80.12%。

  袁明开始质押同洲电子股份数常年占其所持总股份的60%以上,2013年10月底一度达到90.81%,一年后达到95.52%,2015年2月份高达98.74%。转型不利加上时运不济的股灾,袁明扼腕长叹。

  小牛资本给了袁明足够的体面,认为同洲电子已经花了很大的力气转型,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和教训,虽然归属袁明的股份已经不多,但还是应该让袁明作为一个积极角色参与到同洲的下一步上市公司改革之中。

  小牛资本涉足财富管理、普惠金融、消费金融、投资管理等业务,在北京、上海、深圳、香港设有四大管理中心。

  在苹果手机大举进入中国之时,中国IT市场着实掀起了一股乔布斯热,而很多崇敬乔布斯的商业大佬或IT大佬,也被媒体一一冠以“中国乔布斯”之类的称呼。

  然而,言语不过一阵风,多少有过类似头衔的人物已经再难见诸媒体。同洲电子原董事长袁明,差点就成了其中之一。

  自“仲裁式卖壳”风波之后,他已经辞去公司职务,而所持股权也处于抵押状态。直到最近网络上出现他在机场被“讨债”的视频,袁明才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不知是英雄惜英雄还是物伤其类,8月25日,袁明提到了另一个中国乔布斯——贾跃亭,他“是步了我的后尘,他犯了跟我一样的错”。

  +减持是用于还债,袁明坦承,他最初质押股权举债、减持同洲电子股票套现的钱,均用在了上市公司以外的个人投资上。

  2016年3月,袁明与深圳市小牛龙行量化投资企业签署借款协议借入后者资金8.7亿元,条件是:

  3月下旬,小牛龙行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称袁明未履行约定事项,要求袁明提前还贷付息。

  4月1日,小牛龙行与袁明达成和解协议:袁明将所持同洲电子1.23亿股股份转让给小牛龙行以股抵债,双方申请以和解协议为内容制作裁决书。

  2016年4月7日,深圳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袁明将其持有的同洲电子1.23亿股股份抵偿对小牛龙行的8.7亿元借款,袁明应自裁决之日起十日内将该股份过户至小牛龙行名下。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袁明共持有同洲电子1.23亿股,系同洲电子第一大股东兼实控人。如果仲裁生效、股权转让完成,同洲电子控制权将易手至小牛手中。

  袁明表示,仲裁给小牛以后,当时对我的负面影响已经很大了,如果我回到同洲,对同洲也不一定有利。与小牛龙行发生后来的仲裁并非有意卖壳,纯属“意外”。

  是我个人资金的需求,用于还债。自仲裁结果出来后没有更多进展,其辞职后亦不再干涉上市公司经营活动。

  不仅多方举债,袁明亦曾多次减持同洲电子股票。伴随着多次减持,袁明手中同洲电子股份亦越来越少,把这个钱耗掉了。

  2014年年中,袁明尚持有同洲电子32.05%的股份;到向小牛龙行举债之时,袁明仅持有同洲电子16.50%的股份。

  什么样的资金需求,使得袁明减持同洲电子股票之余还要多次向外举债,最终几乎丧失掉对同洲电子的控制权呢?

  袁明称,我的亲身体会是我的钱都用在了转型上。我卖股票的钱都贴在了产品研发上了,是我自己垫的。不是投在上市公司,其实很多都是体外的,包括手机、安防、汽车电子等、电视机,很多都是体外的,把这个钱耗掉了。

  不甘寂寞的袁明在董事长任期内,以机顶盒为主营业务的同洲电子,在袁明的领导下高调推出电视机、自主研发系统的手机,动作频繁而激进。

  袁明包含着惋惜,但非常平静,似乎同洲电子的股权并不是从他身上,而是从另外一个人身上流失的,以为赌一下能成,研发就变成了赌,研发啊市场很耗钱,没想明白。商业没想明白的事情不能乱搞。

  不得不提的是同舟共创——小牛龙行要求的为袁明作担保的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袁明为唯一的股东。

  8月下旬,深圳市南山区某写字楼的1903室,这里是一家名为深圳木头资本管理合伙企业的公司。木头资本也是袁明控制的企业,该写字楼的19楼,与袁明和同洲电子渊源流长。

  1905室为深圳市视客控股有限公司,木头资本持有这家公司的股权比例为90%。1906室为深圳市比维视创科技有限公司。

  2012年同洲电子与其签署合同,授权该公司为同洲电子生产智能移动终端和其他定牌产品。公司以前属于同洲电子,但后来独立了。

  袁明投资或间接投资的公司中,有的和任何正常运转的公司无异,工作人员在忙碌地工作之中;有的却只有一两名员工,正生出荒凉之感。

  8月25日下午,袁明突然露出了感性的一面说,我跟贾跃亭犯了一样的错误。我可以理解贾跃亭,我认为贾跃亭是最穷的创业者……贾跃亭是步了我的后尘,他犯了我跟我一样的错,只不过他的盘子比我大,他一步步我看着过来的。

  这真是,浪奔浪流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成功失败,浪里看不出有未有,爱你恨你,问君知否似大江一发不收。

标签:海果汇专家
    什么是另类资产投资当我们定义“另
    牛鼻子软件专业版从选股,买股,卖股全方位
    中国A股从1991年起发展至今,其实总市值每